清酒眠竹

你是我甘之如饴的绝境

——
努力成为一个写手

【all尤】他的毛衣

*终于想起来要写文

*填个坑吧不管有没有人看orz

*这里是蠢九日常诈尸

*完全没有文笔请注意!!OOC请注意!!

*日常短小并不精悍




「奶油浓汤」

    尤长靖很开心地进了洗澡房,哼哼唧唧地享受完了舒适的热水澡,眯着仍被水雾迷蒙着的双眼,凭着感觉去拿放在架子上的衣服。可怜我们长靖在空中张牙舞爪了老半天才抓住的衣角,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谁知这么一扯,衣服倒是一起进了浴缸也泡了个热水澡。

   现在尤长靖有点尴尬,在厕所禅坐好几分钟思考着如何解决问题。按道理来说,自家恋人就在客厅,喊一声不就完事了,但尤长靖恋人是哪位啊?怕是世界第一虎的陈立农是也。上回让他帮忙的时候,衣服没送到,人是顺利成章地进了洗澡房,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都明白的吧。

    阿西,是真的郁闷诶。纠结到水都凉了,还没有想出个所以然,尤长靖干脆破罐子破摔喊了陈立农。令人意外的是,这次居然只是拉开一道门缝,把衣服递进来就乖乖地退了出去。居然,开窍了吗?尤长靖不仅为自家恋人的飞跃式进步感到欣喜,然而,那只是上一秒的事情了。

   “陈立农你这人真的很烂诶!”抓着大号的属于陈立农的衬衣,尤长靖愤愤地咆哮着。

    啪嗒一声,门终于打开了,尤长靖却别别扭扭地不愿意迈开步子,手还一直在扯堪堪遮住臀部的衬衣下摆。白的反光真的不是说说而已,特别是常年遮住的大腿,更像无暇的白瓷,让人既想好好爱抚又激起莫名的蹂躏欲。看着如此令人赏心悦目,陈立农当然不允许尤长靖磨蹭,长臂一捞,轻而易举地把可人儿环入自己的领域。亲密的距离让尤长靖羞红了脸,双手顶在陈立农胸前推拒着,这下陈立农更不满了,一只手臂支撑着尤长靖的臀部,一只手环在腿弯处,抱小孩似的把自家的小甜心抱起来。

    “唔啊”尤长靖对于突如其来的腾空有些不知所措,接着便开始挣扎起来,在遭到陈立农报复式的拍了拍屁股后,更是感到羞恼又无可奈何,只好箍紧对方的脖子,连带着把毛茸茸的脑袋也扎了进去,想趁此遮住红透的脸颊。真可爱啊,这么想着,陈立农低低地笑出声,锁骨处却传来一阵疼痛,让陈立农忍不住深吸一口气,没想到把兔子惹恼也是会咬人的,但这也不妨碍陈立农的好心情。轻轻拍着尤长靖的后背,陈立农倒开始顺起了毛。

    抱着人走到客厅沙发,一把坐下也没放开怀里的人,感受到怀里的人身形一僵,陈立农知道小家伙在担心自己又会对他做出更逾越的事情,便不敢有其他动作,只是将脑袋架在其肩膀上。陈立农的安分让尤长靖缓缓安心下来,也就任由着未成年人禁锢着。

    事实上虎的不行的未成年人从来没让大家失望过,噢,也没有让尤长靖真正安心过,

     “陪我看鬼片吧,长靖”陈立农如是说道,顺带加大了环抱的力度。

  



END





我在写什么(´・ω・`)?啊

是个辣鸡没错了

求轻拍各位

权当娱乐

*做猪最重要开心

      

    

    

   

评论(2)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