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酒眠竹

你是我甘之如饴的绝境

——
努力成为一个写手

【all尤】耍流氓

*鹅鹅鹅还是我

*鹅鹅鹅OOC预警!没有文笔请注意!炒鸡无敌短小

*做猪最重要开心

*我能拥有评论吗「不!你不能」



「29」

    好不容易的假期可以放飞自我,奶泡们却组织了一次格外健康的郊游活动。哦,实际上是可爱的八泡们的小尤甜心提议的。之前的活动都是各自东奔西走,这次找到机会能和小甜心一起玩,大家很快达成共识。于是乎浩浩荡荡的九人行开始了。

     一个早上大家都玩得很尽兴,午间野餐的时候也是笑声不断,氛围不是一般的好,甜心看在眼里,露出了慈祥式微笑并默默为自己点赞。但很快尤长靖就发现不对劲,陈立农去哪了??在这荒郊野外的,心里难免有些着急,又不想惊动大家,是时候担当起队内真大哥的责任了,于是乎借口离开去寻找让人不省心的未成年。

      庆幸的是,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就找到了人。腾腾地一路小跑过去,尤长靖还没来得及发脾气,就被陈立农一把抓过去抵在树上,不免惊呼出声,又被陈立农一手捂住嘴,喘不过气的尤长靖瞬间憋红了脸,可惜由于力量悬殊,只好干瞪着眼前的人。看着眼下的人儿气鼓鼓的样子煞是可爱,陈立农没有忍住附身下去轻吻。一点都不懂尊重大哥现在居然还要胡作非为得寸进尺,您的暴躁甜心瞬间上线了。尤长靖伸出没有被束缚的另一只手,一拳头就往对方脸上挥去,可惜陈立农是个机灵的,一个躲闪让甜心捶了个空。

     陈立农深知尤长靖的敏感点,为了防止长靖接下来的挣扎,直接就贴上了长靖的耳垂,轻轻浅浅地舔咬起来。尤长靖瞬间软了身子,挥打的拳头也变成了手掌,不住地想推开压上来的人,然而都是徒劳无功罢了,渐渐地也就失了推拒的欲望。

      沿着耳垂之后是脖颈一路向下,尤长靖的衣领被扯开,露出一大片好看的锁骨,接着就是陈立农酥麻的啃咬。尤长靖有些气急,这可不能继续下去了啊!天知道其他队友就在不远处,随时都有被撞破的可能,只好用软濡的声音向小破孩求饶。陈立农终于停下,抬起眉眼,就望见尤长靖湿漉漉的可怜兮兮的眼神,千回百转落成心中一阵叹息。他把头抵在长靖的头上,闭上了双眼好似无可奈何,嘴唇缓缓地一张一合,他说,

       “我想你只陪着我一个人”






*先立个flag 我要搞齐12345678

*1,3已经有了点头绪???我会努力的QAQ

*all尤大法好


【all尤】他的毛衣

*终于想起来要写文

*填个坑吧不管有没有人看orz

*这里是蠢九日常诈尸

*完全没有文笔请注意!!OOC请注意!!

*日常短小并不精悍




「奶油浓汤」

    尤长靖很开心地进了洗澡房,哼哼唧唧地享受完了舒适的热水澡,眯着仍被水雾迷蒙着的双眼,凭着感觉去拿放在架子上的衣服。可怜我们长靖在空中张牙舞爪了老半天才抓住的衣角,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谁知这么一扯,衣服倒是一起进了浴缸也泡了个热水澡。

   现在尤长靖有点尴尬,在厕所禅坐好几分钟思考着如何解决问题。按道理来说,自家恋人就在客厅,喊一声不就完事了,但尤长靖恋人是哪位啊?怕是世界第一虎的陈立农是也。上回让他帮忙的时候,衣服没送到,人是顺利成章地进了洗澡房,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都明白的吧。

    阿西,是真的郁闷诶。纠结到水都凉了,还没有想出个所以然,尤长靖干脆破罐子破摔喊了陈立农。令人意外的是,这次居然只是拉开一道门缝,把衣服递进来就乖乖地退了出去。居然,开窍了吗?尤长靖不仅为自家恋人的飞跃式进步感到欣喜,然而,那只是上一秒的事情了。

   “陈立农你这人真的很烂诶!”抓着大号的属于陈立农的衬衣,尤长靖愤愤地咆哮着。

    啪嗒一声,门终于打开了,尤长靖却别别扭扭地不愿意迈开步子,手还一直在扯堪堪遮住臀部的衬衣下摆。白的反光真的不是说说而已,特别是常年遮住的大腿,更像无暇的白瓷,让人既想好好爱抚又激起莫名的蹂躏欲。看着如此令人赏心悦目,陈立农当然不允许尤长靖磨蹭,长臂一捞,轻而易举地把可人儿环入自己的领域。亲密的距离让尤长靖羞红了脸,双手顶在陈立农胸前推拒着,这下陈立农更不满了,一只手臂支撑着尤长靖的臀部,一只手环在腿弯处,抱小孩似的把自家的小甜心抱起来。

    “唔啊”尤长靖对于突如其来的腾空有些不知所措,接着便开始挣扎起来,在遭到陈立农报复式的拍了拍屁股后,更是感到羞恼又无可奈何,只好箍紧对方的脖子,连带着把毛茸茸的脑袋也扎了进去,想趁此遮住红透的脸颊。真可爱啊,这么想着,陈立农低低地笑出声,锁骨处却传来一阵疼痛,让陈立农忍不住深吸一口气,没想到把兔子惹恼也是会咬人的,但这也不妨碍陈立农的好心情。轻轻拍着尤长靖的后背,陈立农倒开始顺起了毛。

    抱着人走到客厅沙发,一把坐下也没放开怀里的人,感受到怀里的人身形一僵,陈立农知道小家伙在担心自己又会对他做出更逾越的事情,便不敢有其他动作,只是将脑袋架在其肩膀上。陈立农的安分让尤长靖缓缓安心下来,也就任由着未成年人禁锢着。

    事实上虎的不行的未成年人从来没让大家失望过,噢,也没有让尤长靖真正安心过,

     “陪我看鬼片吧,长靖”陈立农如是说道,顺带加大了环抱的力度。

  



END





我在写什么(´・ω・`)?啊

是个辣鸡没错了

求轻拍各位

权当娱乐

*做猪最重要开心

      

    

    

   

【长得俊】琐碎的小事也是幸福

*乱七八糟
*ooc有 雷慎入
*做人最重要开心


1.
尤长靖喜欢排球。
林彦俊是篮球队的主力。
后来,林彦俊出现在了排球场。

2.
林彦俊曾经有过一段很颓废的日子。
但是他从不怕和别人提起。
因为那也是他发现尤长靖的日子。
准确来说也不是发现。
他们一直都在一个班。
但林彦俊是在那段日子看上的尤长靖。

3.
林彦俊觉得要当个矜持的人。
在背地里用尽办法偷偷观察尤长靖。
同班的陆定昊总是吐槽他哪门子的暗中观察,当别人都是瞎的吗?
结果告白那天还是吓到了尤长靖
林彦俊很委屈并且想爆打陆定昊。
尤长靖:???我以为你和xx还没分手??
林彦俊:???
陆定昊:行吧,尤长靖是在瞎的。

4.
这星期有场大考
尤长靖在考前收到了林彦俊买的手表
尤长靖很疑惑
林彦俊:考试怎么可以没有表!没有表怎么看时间!
看着某林姓同学一本正经头头是道
尤长靖心里有些笑出声,点头收下了
后来林超泽表示震惊,尤长靖,你不是最讨厌带表了吗?!!

5.
其实手表是在一起一个月的礼物。
周锐吐槽:那是不是在一起两个月也要送?还有在一起100天?365天?520天?每个月14号都是情人节也要送?哦还有圣诞节,元旦节,春节?清明节要不要??
林彦俊:诶?我觉得除了最后一个都蛮OK的
周锐:去死吧有钱人

6.
尤长靖和林彦俊在卿卿我我的时候被李希侃撞见了。
李希侃痛心疾首:每次看到你们我都想念我家老毕,我怎么这么命苦啊还异国恋。
尤长靖被说得不好意思,立刻从恋人怀里退出来,然而有人却不开心了。
林彦俊故作同情:李希侃啊,我讲句不好听的,我和他(尤)隔一张桌我都闲远。
李希侃:你还当不当人???

7.
林彦俊对尤长靖也是骚话满满。
入秋的时候班上不少人都感冒了,林彦俊也煞有介事地跟着咳几声,结果惊动了尤长靖,一下课,小甜心就担忧地问长问短,结果林彦俊倒没头没脑地问了句: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吗?
尤长靖:还不是平时不注意身体!
林彦俊:不,是和你在一起没有抵抗力。
尤长靖:……

林彦俊时不时也爱调侃一下尤长靖,毕竟小尤炸毛的样子十分可爱。比如此时饭桌对面的小鸟胃正大快朵颐,林彦俊冷不丁地冒句:你最近是不是重了?
尤长靖啪的丢下筷子:没有的事!!!
林彦俊:那你在我心中的份量怎么又重了?
尤长靖:……

8.
尤长靖的身高去打排球真的会被欺负。
于是乎,这次尤长靖和小伙伴打球就遇到几个欠收拾的来挑衅。
对方仗着身高优势扣了好几次球,十分嚣张。小尤气得厉害又无可奈何,结果这一幕被结束校队训练的制霸看到了,二话不说就跑下排球场,各种救球扣球,动作流畅零瑕疵,排球队教练看完想挖墙脚,篮球队教练看完…嗯…回来给我加训(微笑.jpg)尤长靖开始可怜被打懵的对手,更过分的是林彦俊最后一球直接扣对方脸盆子上,完事还格外诚恳地道歉仿佛不是在演戏。
林彦俊:我是zqsg道歉好的吧?
吃瓜群众:你帅你说的都对

9.
尤长靖不是林彦俊的初恋。
林彦俊也不是尤长靖的初恋。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过得犹如偶像剧般甜蜜。
就像林彦俊说的那样,其实不是初恋挺好的,只有经过那么多,我才从差劲的我变成现在的我,我十分感谢现在才与你相遇,让我能好好待你。
当然,我想我已经尝够了分离,所以我要和你一辈子走下去。

10.
TBC




【令人害怕第三弹】他的毛衣

*走散梗突然没了灵感
*怎么办呢?
*换一个呗
*这里是随意的蠢九
*又来搞事情啦
*依旧小学文笔,谢谢之前各位的小红心
*all尤设定,雷慎入

*占tag致歉




【路由器场合】
和陆定昊黏在一起的日子过于吵闹,尤长靖总是故作嫌弃,现在陆定昊出差去了,对着偌大的房间,乱喊乱叫最后也只有声音敲打着墙壁传回来微弱的呼应。
太静了。
从前认为自己蛮擅长自娱自乐的,结果几天的时间都是瘫在沙发上思念着小太阳,尤长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原来这么依赖陆定昊。
可丝辣个蠢货居然出去辣么久不肥来!
过分!过分!过分!
顺手扯过某蠢货随处乱丢的毛衣,愤愤地蹂躏起来。
一天最后的时刻来临,尤长靖依旧不停地嘟嚷着陆定昊是个大混蛋,一边却止不住席卷而来的困意,窗外滴滴答答的下着雨,初春总是这样咋暖还寒,但大概陆定昊真的是小太阳,他的毛衣都拥有着格外的温度,尤长靖紧抱着那件毛衣便在沙发上进入了梦乡。

陆定昊的喷嚏从飞机起飞直到飞机降落都没有停过,总有种莫名的感觉催促着他不断地加快脚步,甚至没再去理会溅在白鞋上的脏水。

一开门就发现卷缩在沙发上的尤长靖,陆定昊有些生气恋人不懂照顾自己,等到走进了才发现这家伙抱着自己的衣服,还一副很惬意的样子。心下有些暖暖的又有些痒痒的,陆定昊是很享受尤长靖抱着他衣服睡着这件事情,可是这么可爱的话真的很想吃掉啊。微微平复内心的冲动,最终化作一个小心翼翼的亲吻,便把恋人公主抱起来走向房间。
“唔。”尤长靖还是醒了,撒娇地圈上陆定昊的脖子,把头倚靠着起伏的胸膛,糯糯地开口,
“我很想你。”
“我也很想你。对了,你不用抱着毛衣了。”
因为,我会当你最温暖的毛衣。

🔚


————
*突然想皮一下
一天尤公主遇到了一只会说话的青蛙。青蛙对公主说,我是邻国的陆王子,受到诅咒变成了一只青蛙,需要公主的一个吻才能解除诅咒。看着这只气度不凡、风流倜傥的蛙,尤公主爽快地答应了。陆定昊觉得他遇上了一个多么善良的女子,一时间热泪盈眶……
据说那天后宫廷多了份名为爆炒田鸡的菜肴。





*还有湾仔马来和长得俊
*嗯
*晚点写【匿】

【正靖】无关风月

*第一次古风文
*大概会很失败
*但他们真的太可爱了!
*所以就这么继续作下去了
*为极圈稍微做点儿贡(po)献(huai)
*ooc严重 没有文笔 慎入







京城有酒曰风月,说是琼浆玉露,只闻其酒香便能让人沉醉。其制造者也是大有来头,谁不识得京城的朱家呢?开国功臣,其家主是当朝宰相,膝下儿女都是凤毛麟角之人,尤其是二公子朱正廷,传闻风流倜傥,学识渊博,年纪轻轻便在朝廷上占有一定的地位,而这风月便是出自他手。
“可是这等神人却很少公开露面,世间众说纷纭,依我看,怕不是和传闻相差甚远,便不敢出来见人了。”
“阿靖!待会便要赴宴你可不能如此无礼!”
“啊啦,知道了~别这么严肃嘛~”语毕,人也没了影。
名唤阿靖的是尤府的小公子尤长靖,后者则是每日为自己小弟操碎了心的大哥尤言。他们嘴里说赴的宴便是宰相府大公子娶亲的喜宴。毕竟是朱家,把当今的名门望族请了个遍,尤氏,皇亲国戚,自然也位列其中。

吉时已到,婚宴开始,朱红大门打开,迎接四面八方赶来的贵客。上流社会的宴请从来都不是单纯的吃喝玩乐,不过是又提供了一次互相社交,拉拢的机会。尤言入府后匆匆叮嘱尤长靖不要乱跑,便同父亲一行,和其他人攀谈起来。在位置上干等发愣着实不是尤长靖的作风,但他也懂出门在外不可失了分寸,听说朱府的后花园美得很,去欣赏欣赏总不会有什么差错。
月光的清辉肆意地洒满人间,石阶上有,花蕊上有,水波上也有,淡淡的桂花香趁着微风袭人面,与前庭热闹非凡却夹杂着尔虞我诈不同,这后院带来的宁静使人全身心的放松。也不是没有宾客在此走动,不过也是几下低声交谈,任谁也没有破坏这份和谐。尤长靖很是满意这种感觉,踏着一路美景往前走,不知不觉便深入了一片竹林。此时已经完全没有其他宾客的身影,只有竹影在夜色中摇晃着,只身一人在此难免诞生丝丝恐惧,正想着原路返回,一曲长笛悠然响起止住尤长靖欲迈出的步伐。音乐对于尤长靖一直都是致命的诱惑,更何况此曲清新优雅,旋律舒缓,宛如溪水玎玲,令人心旷神怡。不加思量,尤长靖寻着声继续深入,而他不知,越了這片竹林,便是不准外人進入的「禁地」。

朱正廷一曲毕,便察觉到不远处草丛簌簌的声响,微微皱眉,
“出来。”
声音清冷而不失威严,接着便看到一个轻巧的身影跃出草丛。身着黄衣的男孩静静地站在原地,灵动的瞳仁有些不知所措的望着朱正廷,大概就是这双眸明亮,如水晶珠子一样吸引人,被打扰的郁闷在此时消散,朱正廷突然就不想赶他走了。
和陌生人对视还是令尤长靖有些慌张,更何况眼前这人一袭月牙白衣,不浓不淡的剑眉下一双深邃的眼眸,让人仿若凝视着广袤草原上无尽的星空,极具震撼的美丽,高挺的鼻梁还有薄薄的嘴唇……尤长靖觉得他大概是看到了下凡的仙子。
“呵。”朱正廷率先打破僵局,“既然来了,坐下喝一杯吧。”
“哎?真的可以吗?”
“有何不可?”说完便倒了一杯风月,递给乖巧坐下的尤长靖。风月确实如同宣扬的一般醇香浓郁,但尤长靖觉得这杯风月与往常不同,多了一股若有似无的清新气息,盯着递过来的酒杯以及那人纤长的手指,尤长靖笃定那清香是从朱正廷那散发出来的。许是过于专注地思考着,一抬头才发现对方一直维持着递酒的姿势,看到自己回神,还送来一个温和的微笑。尤长靖忙不迭地脸一红,接过酒就是一口闷,尔后又被辛辣刺激得咳嗽,脸涨得更加通红,一时间尤长靖觉得尴尬得抬不起头来。朱正廷看着尤长靖本就小巧的身型在紧缩下仿佛成了个团子,真是可爱得紧,忍不住放大了笑容。若是给熟识朱正廷的人看到这番场景,他们绝对会认为是自己花了眼。
“你是被笛声吸引来的?”又是朱正廷先开的口。
“哎!嗯嗯嗯!因为真的很好听啊!”尤长靖点头如捣蒜。
莞尔一笑,抽出长笛,悠悠扬扬地,又演奏起来。尤长靖十分意外对方的主动,但这情绪还没来得及占据脑海,他又再一次深陷美妙乐声的漩涡中。
风月开始在身体里发酵,但尤长靖清楚,他此刻的迷醉绝不是那杯风月,甚至不属于那空灵的笛声,而是花前月下,高挑秀雅的身影。
彼其之子,美无度。美无度,殊异乎公路。
彼其之子,美如英。美如英,殊异乎公行。
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玉,殊异乎公族。
想法浮现出来的那一刻,尤长靖自己也觉得惊讶无比。陌生的情愫总是让人无所适从,尤长靖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把它归罪于风月。大概是看穿对方的心不在焉,心里略微有些不快,一曲毕,朱正廷便下了逐客令。
尤长靖内心是觉得很抱歉的,除了一不小心无视别人以外……
“那个…我忘记了…回去的路………你可不可……”
“恩?当然……不可以”朱正廷又给了尤长靖一个微笑,带着不怀好意。下一秒,一个飞身,便隐没在楼宇中。
“……”
他才不是仙子!明明就是个魔王!尤长靖反应过来不能久留,宴会上若是不见人,免不了一顿责备。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走再说!迈开步子,凭着直觉,尤长靖开始往回跑。
老天爷还是没有开眼,等尤长靖回到宴席已经迟了,错过重要场合的他接受到来自父亲的怒视以及兄长一脸的爱莫能助。不出意料,回家后立刻就被关了禁闭。

盘腿坐在石凳上,撑着脑袋,想着未来几天都被限制人生自由,对于天性好动的尤长靖来说确实是噩梦。是该埋怨那个家伙抛下自己,然而突然发现自己连对方是谁都不知晓,这更让尤长靖郁闷了。唉。这算什么事嘛。
那一夜,尤长靖带着郁闷的心情愣是想了一晚上朱正廷的脸。


———————TBC吧


*突然开的脑洞
*但是有开头有结尾中间却没想好怎么办
*无助,弱小。



【一天一长进】有长进和他的男友们

我们小尤同学怕不是拿了偶像女主角剧本
新一期又开始出cp
all尤怕是没跑了
真的不怕没有粮【all尤女孩绝不认输
*占tag致歉!!感谢柚子们收留哭哭】



偶像恋爱生3.09期点评
*cp滤镜严重请注意


蠢九:hello各位欢迎来到我们的最新环节
接下来就由我带领大家一起回顾一下蝴蝶尤撩不停的一天!!

1.毕社长和尤甜甜(高子和“矮”子)的互怼
番番:毕社比你高
尤:冷漠】
毕:嘚瑟笑】顺带摸摸空气
哦?很熟练吼?




尤:辣又怎样!高也不见得好!!气】他动作不协调吼!
毕:啊我真的好难过,我要蹲多少周锐要蹲多少?
尤:活该!
锐妈:我做错了什么???不是你们在互怼吗???



今天的一份长进正在完成中!
毕悄悄地走过
默默地往旁边低头看尤
尤:(╯°Д°)╯︵/(毕)
毕内心:哈哈哈get一次小尤的触碰!(o゚▽゚)o゚▽゚)o
尤:怎么感觉被算计了??



2.卤肉有约2.0(又名:三巨头会面)
录制ing
您的小尤突然出现
制霸林:啊哟我们卤肉来了!来来来!你来!
拉丁林:坐我这!拍椅子】
秦老哥:………专业盯媳妇一百年】
狐狸侃:???我为什么要来这???
女主尤:嗯……让我想想该坐哪






最后
制霸林胜出!
我们小尤还特意拉近了座位距离
长得俊女孩燥起来!!


哦哦哦哦还有
我看到秦老哥终于动了!
悄咪咪地往长得俊那边靠近了!!!
后来老大哥跟我说希望后期能p掉挡在中间的制霸…嗯………
社会主义妹子们努力一下?

最后就是
今天又是林超泽狂cue有长进的一天


3.官方搞事情

长得俊日常MC
出来的时候大家纷纷表示毫不意外并且很配合地集体鼓掌
“喜喜”



理由上线
“拳王”比赛现场
陈立农觉得必须要摆脱可爱的设定
特别是在尤长靖面前
来了一套四指俯卧撑收获一波惊呼
之后打出一波490收获小尤的惊呼
美滋滋
陈立农花又开了


分组现场
陈立农先进去的
尤长靖在座位上还喊了句:你等我!
把陈立农搞得很是害羞
后来他进了分组的房间
对着镜头突然来了句:尤长靖说让我等他【正经脸
271导演:不知所措【我要是跟他说他们不在一组会不会被掐屎?
理由女孩:会被我们掐屎


真·官方搞事情
大概是271发现了小尤同学的小精灵体质
(就那种人见人爱的)
今天花絮的标题是呆福瑞熊抱有长进
一众迷妹陷入沉思
最后由all尤后援会会长蠢九一拍手决定:这盐好!吃!

尤后宫三千佳丽表示:怎么又tm来新人???





———照趋势大概会TBC————


*就是瞎YY
*做人最重要开心
*粉cp归粉cp
以上提及的练习生
是自家小哥哥的还是要one pick
谁也不带谁
对谁都公平


【令人害怕第二波】尤长靖和他的男友们

*all尤设定,拉郎配有,雷慎入
*看看这次能憋出多少
*ooc我的,小哥哥你们的
*真的要精简嗯

*占tag致歉!!!!【打all尤也撞tag所以只能………qwq不好意思!!



设定:小尤和他的男友们走散了







【周总场合】
周彦辰绝对是要搞事情
挂着副金边眼镜,白衬衫加西装裤,然后把我带进了夜店???真的斯文败类=皿=
最混蛋的是,居然当着我面撩起了妹子?
谁给你的胆子?谁是你女…呸男朋友??
尤长靖不怒反笑,眼神微眯盯着周彦辰,全身散发危险的气息。
可能周彦辰觉得很久没有皮过,实力忽略快要炸毛的小可爱。下一秒,尤长靖拍案而起,按往常来说,周总现在应该可以享受到甜尤的小拳拳垂你胸口的快感。



可是谁能告诉我为啥尤长靖只给我留了个潇洒的背影???
周彦辰看到恋人消失在灯红酒绿中,不得不发笑,可是不管怎样都很可爱呢。
果断地推开身边不断贴近的金发女郎,人家姑娘还想借机挽留什么,周彦辰倒是一秒翻脸,不屑地扯开女方纤细的手,顺带拍了张票子在吧台上,迈开长腿去追他家小可爱了。



尤长靖真的是半秒怂,在他发现周围射过来不怀好意的目光时,真的很想立刻飞到周彦辰怀里,谁能告诉他周彦辰在哪呢?默默祈祷周彦辰能赶紧找到自己,可蛰伏着的狼已经先行一步。单独来夜店的小白兔,真是不可多得的送上门的美味。
很快尤长靖周围就环着一群壮汉,猥琐又痴迷的眼神让尤长靖直犯恶心,若不是旁边还有一把椅子作支撑,他可能已经腿软地坐在地上了。暗骂自己没有用,下巴就被流氓轻易得抬起,想伸手打开却发现自己已经完全被压制着,只好被迫迎上一张令人作呕的脸。
被周彦辰保护的太好的小尤根本不能意识到愤恨的目光只会激起对方更加疯狂的欲望。



周彦辰觉得自己的暴脾气在这两年成长中收敛了不少,直到他看到尤长靖被一群男人围着的时候,想也不想,抄起一瓶酒杯就甩了过去


“卧槽”
为首的壮汉被突如其来的暴击打蒙的一瞬间,尤长靖已经被周彦辰来到怀里
“靠.发什么神经?要打架?”
流氓小弟们蠢蠢欲动
哦?发神经?动我的人你说呢?
周彦辰不紧不慢安抚怀里还在颤抖的恋人,心疼地吻了吻对方湿润的眼角,随后越来越多的黑衣人不断出现在周彦辰身后
“呵。今天心情好,让你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发神经”





据说那天以后,尤长靖基本可以在夜店里横着走了。嗯。就是那种,如果走错房间不小心打断你正在进行的不可描述,你也只能提起裤子,拉好腰带,然后耐心地帮他指路。
没办法,谁让你打不过周彦辰呢???





*只有一篇。
*没有文笔,日常求轻拍
*周总的暴躁可以上b站感受一下。真的不是黑【匿】


【令人害怕】有长进和他的男友们

*突然变态的all尤设定,拉郎配有,雷慎入
其实我就是想甜尤被所有人宠爱【一本正经
*估计一口气写不完所有emmmm
*ooc我的,小哥哥你们的
*真·渣文笔 常年在作文不及格边缘上大鹏展翅的女人



设定:小尤和他的男友们走散了








【社会主义接班人场合】

作为最繁华都市的中心,时代广场在新年来临之际更是人满为患。
不得不说尤长靖为了吃的真的能放弃很多,比如上一秒紧拉着秦奋的手怕走丢,下一秒有了碗牛杂后,手不牵算了,连路也不看了,全神贯注地戳牛杂……
所以这一秒,当他抬起头只看到人流涌动后,强颜欢笑.jpg】
该死的是大屏幕已经开始倒计时,天都知道这一时刻能和爱人在一起是多么幸福,天都知道这是尤长靖一直所期待的
焦急,慌张几乎是在一瞬间轰炸脑壳,把牛杂刚带来的满足感都打碎了,我要做点什么?
秉承着走散的孩子不能乱跑理念,小尤同学开始他免费提供的街头表演————狮吼功
“老秦!秦奋!秦老头!你在哪!”
果然大嗓门还是有用的,秦奋在人群中翻箱倒柜,就差掘地三尺的时候,声音给了他方向

这是场与时间赛跑的游戏。

“5”
更加蛮横的力道硬是在密集的人群中劈出一条通道

“4”
秦奋发誓他快听完十年份的“fuck”

“3”
终于看到他家的傻孩子了
——————
“2”
尤长靖实在沉不住气,刚想前进的时候,身后有力的臂膀环住了他,那个人细微的轻喘和频率略快的心跳驱散了他所有不安

“1”
秦奋一边环着长靖,左手腾出来抚上对方微凉的手,十指紧扣
“找到你了”

“咻————”
烟花在黑幕般的天空尽情展现自己,任由谁都被这份耀眼所吸引
他们不约而同地抬头享受着美好的时刻

没有遗憾呢,尤长靖心里想到
“新年快乐,我的小甜豆”低沉的声音在耳边有意无意地挑拨着,余光看去,是恋人略带狡黠的脸
真是欠揍啊哼———可是嘴角的幅度却是抑制不住地上扬
“新年快乐,我的大尾巴狼”



【长得俊场合】
尤长靖觉得他的视力没有问题,可是为什么他看到四五六个林彦俊在眼前晃???
“地震啦!快跑啊!”
哦,地震了


???卧槽?地震??
林彦俊看到尤长靖放空的眼神差点没想跳起来一个爆栗把他打进地里,手脚已经行动起来,提着尤长靖向安全出口跑去。
被林彦俊扯着在风中凌乱的尤长靖第90次发誓自己以后绝不再来板块交界处玩耍了。

离出口越近人越密集起来,尤长靖觉得此刻不能拖后腿,争开手,卯着劲像前冲,嗯,然后不负众望地超越林制霸。
这个时候非常有必要回头炫耀一下自己超强的体能。尤长靖想道。然而就是这个回头,让尤长靖目睹林彦俊被别人撞开,想回去拉他一把,奈何比不过惊慌失措的人群的冲劲,眼睁睁看着距离越来越远。
“别回头!给我向前跑!”
这是下午四点地震爆发后尤长靖听到的林彦俊最后的一句话。
记不起来自己是怎么成功地出来了,只是我都那么听你话了,你不应该奖励我一下吗?啊?林彦俊??可是你现在在哪呢?
建筑物轰塌的画面硬生生打断尤长靖无休止的对着空气,无人应答的反问,再也忍不住,在人挤人的避难区和大家一起放声大哭。
———————
林彦俊觉得自己真的快撑不下去了。背上的石板压得他生疼,撑着的手抖得不能再抖,已经有些混沌的目光接触到怀里盛开着,仍安然无恙的三枝蓝色妖姬,身体不由自主地又有了源源不断的动力。鸡汤讲了一辈子的精神力量,如今终于让林彦俊感受到了。他还得活下去呢,不然大马甜心不得变成大马哭包。啧啧啧,真有画面感。林彦俊突然觉得这个时候自己还能那么心大也很无敌。
然而即使是体力尚存,一点点耗尽的氧气才是最致命的。原本稍微活跃的头脑因为缺氧逐渐钝化,暗骂一声,林彦俊只能开始祈祷搜救人员能赶紧找到他。
————————
“拜托了拜托了请快点找到他。”
在避难所不远处,是悼难的地方,幸存者都分发到白菊,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白菊摆了一环又一环,尤长靖握着白菊的手愈加发狠地收紧。他一定还活着!
————————
林彦俊深吸一空气,劫后余生,倒是真品尝出空气的甜味。他手还有些不稳,只能虚抱着花束,脚步也有些不稳,开始各种蛇皮走位。救援人员想拉着他躺下休息,他倒是撂下一句“I am ok”就自顾自地走向避难所。是潇洒,嗯,如果忽视掉身上大大小小的擦伤和一瘸一拐的走姿的话。


林彦俊老远就发现尤长靖了。可怜他的小宝贝。平时总是积极向上,能量爆棚的小尤,如今坐角落,低垂着头,不用看脸都能感受到的低气压。嗯,顺带心疼那枝半死不活的白菊,林彦俊想了想,开口道:

“喂。我说,别想把你手中那枝白菊送给我吼。”
熟悉又久违的台湾腔,尤长靖瞪大着眼睛寻着声源望去,在黑夜中仅剩的光仿佛都聚集在他身上,所以,眼前的景象才会像打了虚化效果一般的吧。
不远处,林彦俊晃了晃手中的花,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
“还是你之前送的比较有品味。”

















*终于写完了=皿=本来是想写精简版结果自己戏太多
*果然没能把所有写完【首尾呼应了解一下】
*如果还有就补上农农和陆二傻嗯还有周总的
嗯嗯嗯,如果
*根本没有文笔,求轻拍
*主要是为了占tag【理直气壮】
*哦三枝蓝色妖姬大概是:你是我最深的爱恋?并不特殊并不高大上甚至有可能是错的【匿】





玄爹果然像爸爸一样 然而我真的好喜欢他呀嘤嘤嘤 反正我被撩到了我不管 有点期待肝到后面是怎么样的qwq
溺死在玄爹温柔的注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