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酒眠竹

你是我甘之如饴的绝境

——
努力成为一个写手

【正靖】无关风月

*第一次古风文
*大概会很失败
*但他们真的太可爱了!
*所以就这么继续作下去了
*为极圈稍微做点儿贡(po)献(huai)
*ooc严重 没有文笔 慎入







京城有酒曰风月,说是琼浆玉露,只闻其酒香便能让人沉醉。其制造者也是大有来头,谁不识得京城的朱家呢?开国功臣,其家主是当朝宰相,膝下儿女都是凤毛麟角之人,尤其是二公子朱正廷,传闻风流倜傥,学识渊博,年纪轻轻便在朝廷上占有一定的地位,而这风月便是出自他手。
“可是这等神人却很少公开露面,世间众说纷纭,依我看,怕不是和传闻相差甚远,便不敢出来见人了。”
“阿靖!待会便要赴宴你可不能如此无礼!”
“啊啦,知道了~别这么严肃嘛~”语毕,人也没了影。
名唤阿靖的是尤府的小公子尤长靖,后者则是每日为自己小弟操碎了心的大哥尤言。他们嘴里说赴的宴便是宰相府大公子娶亲的喜宴。毕竟是朱家,把当今的名门望族请了个遍,尤氏,皇亲国戚,自然也位列其中。

吉时已到,婚宴开始,朱红大门打开,迎接四面八方赶来的贵客。上流社会的宴请从来都不是单纯的吃喝玩乐,不过是又提供了一次互相社交,拉拢的机会。尤言入府后匆匆叮嘱尤长靖不要乱跑,便同父亲一行,和其他人攀谈起来。在位置上干等发愣着实不是尤长靖的作风,但他也懂出门在外不可失了分寸,听说朱府的后花园美得很,去欣赏欣赏总不会有什么差错。
月光的清辉肆意地洒满人间,石阶上有,花蕊上有,水波上也有,淡淡的桂花香趁着微风袭人面,与前庭热闹非凡却夹杂着尔虞我诈不同,这后院带来的宁静使人全身心的放松。也不是没有宾客在此走动,不过也是几下低声交谈,任谁也没有破坏这份和谐。尤长靖很是满意这种感觉,踏着一路美景往前走,不知不觉便深入了一片竹林。此时已经完全没有其他宾客的身影,只有竹影在夜色中摇晃着,只身一人在此难免诞生丝丝恐惧,正想着原路返回,一曲长笛悠然响起止住尤长靖欲迈出的步伐。音乐对于尤长靖一直都是致命的诱惑,更何况此曲清新优雅,旋律舒缓,宛如溪水玎玲,令人心旷神怡。不加思量,尤长靖寻着声继续深入,而他不知,越了這片竹林,便是不准外人進入的「禁地」。

朱正廷一曲毕,便察觉到不远处草丛簌簌的声响,微微皱眉,
“出来。”
声音清冷而不失威严,接着便看到一个轻巧的身影跃出草丛。身着黄衣的男孩静静地站在原地,灵动的瞳仁有些不知所措的望着朱正廷,大概就是这双眸明亮,如水晶珠子一样吸引人,被打扰的郁闷在此时消散,朱正廷突然就不想赶他走了。
和陌生人对视还是令尤长靖有些慌张,更何况眼前这人一袭月牙白衣,不浓不淡的剑眉下一双深邃的眼眸,让人仿若凝视着广袤草原上无尽的星空,极具震撼的美丽,高挺的鼻梁还有薄薄的嘴唇……尤长靖觉得他大概是看到了下凡的仙子。
“呵。”朱正廷率先打破僵局,“既然来了,坐下喝一杯吧。”
“哎?真的可以吗?”
“有何不可?”说完便倒了一杯风月,递给乖巧坐下的尤长靖。风月确实如同宣扬的一般醇香浓郁,但尤长靖觉得这杯风月与往常不同,多了一股若有似无的清新气息,盯着递过来的酒杯以及那人纤长的手指,尤长靖笃定那清香是从朱正廷那散发出来的。许是过于专注地思考着,一抬头才发现对方一直维持着递酒的姿势,看到自己回神,还送来一个温和的微笑。尤长靖忙不迭地脸一红,接过酒就是一口闷,尔后又被辛辣刺激得咳嗽,脸涨得更加通红,一时间尤长靖觉得尴尬得抬不起头来。朱正廷看着尤长靖本就小巧的身型在紧缩下仿佛成了个团子,真是可爱得紧,忍不住放大了笑容。若是给熟识朱正廷的人看到这番场景,他们绝对会认为是自己花了眼。
“你是被笛声吸引来的?”又是朱正廷先开的口。
“哎!嗯嗯嗯!因为真的很好听啊!”尤长靖点头如捣蒜。
莞尔一笑,抽出长笛,悠悠扬扬地,又演奏起来。尤长靖十分意外对方的主动,但这情绪还没来得及占据脑海,他又再一次深陷美妙乐声的漩涡中。
风月开始在身体里发酵,但尤长靖清楚,他此刻的迷醉绝不是那杯风月,甚至不属于那空灵的笛声,而是花前月下,高挑秀雅的身影。
彼其之子,美无度。美无度,殊异乎公路。
彼其之子,美如英。美如英,殊异乎公行。
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玉,殊异乎公族。
想法浮现出来的那一刻,尤长靖自己也觉得惊讶无比。陌生的情愫总是让人无所适从,尤长靖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把它归罪于风月。大概是看穿对方的心不在焉,心里略微有些不快,一曲毕,朱正廷便下了逐客令。
尤长靖内心是觉得很抱歉的,除了一不小心无视别人以外……
“那个…我忘记了…回去的路………你可不可……”
“恩?当然……不可以”朱正廷又给了尤长靖一个微笑,带着不怀好意。下一秒,一个飞身,便隐没在楼宇中。
“……”
他才不是仙子!明明就是个魔王!尤长靖反应过来不能久留,宴会上若是不见人,免不了一顿责备。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走再说!迈开步子,凭着直觉,尤长靖开始往回跑。
老天爷还是没有开眼,等尤长靖回到宴席已经迟了,错过重要场合的他接受到来自父亲的怒视以及兄长一脸的爱莫能助。不出意料,回家后立刻就被关了禁闭。

盘腿坐在石凳上,撑着脑袋,想着未来几天都被限制人生自由,对于天性好动的尤长靖来说确实是噩梦。是该埋怨那个家伙抛下自己,然而突然发现自己连对方是谁都不知晓,这更让尤长靖郁闷了。唉。这算什么事嘛。
那一夜,尤长靖带着郁闷的心情愣是想了一晚上朱正廷的脸。


———————TBC吧


*突然开的脑洞
*但是有开头有结尾中间却没想好怎么办
*无助,弱小。



评论(8)

热度(40)